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海藏奇图 > 20.第19章 出海远航

20.第19章 出海远航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出海前一夜,我早早就躺在床上。母亲蔡春华还没有回家,她最近在日资太古企业找了一份新的工作,估计今晚又是加班。母亲这么勤快地劳作,也是为了挣多点钱,减轻我的经济负担,为了改善家庭生活,给我攒钱娶媳妇,让我再早日生个孩子,圆了她抱孙子的梦。
  想到十几年来含辛茹苦养家的母亲,我的眼泪又流了出来。
  我听着屋外的海风呼啸声和蟋蟀、夜蝉的争鸣声,吸溜了一下鼻子,将床单盖在头上,数着绵羊,慢慢地进入梦乡。
  入夜,整个海藏镇都是静悄悄的,只有稻田里的青蛙蟾蜍和野地里的蟋蟀不知疲倦地唱着歌儿,不时又传来几声野鸟的鸣叫,在属于它们的时间里,它们肯定要纵情歌唱。
  我静静地听着青蛙和蟋蟀的叫声,感觉这不是催眠曲,而是妨碍睡觉的噪音。
 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,就拿出父亲的航海日志,看着父亲记录的各种航海奇事,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凌晨三点,感到眼困,就关了灯,慢慢地合上眼睛。
  第二天醒来,一看放在床头的手表,发现已经是早上七点钟,昨晚太累了,调到五点半的闹钟也没有叫醒自己。
  我拿起闹钟一看,原来闹钟响铃的开关没有拔下去,怪不得一直没有听到闹钟的响声。阿古叔和赖萧夏肯定等得骂娘了,咱和他们可是约定好六点钟在渔港会面的。
  我骂了一句该死,赶紧穿好衣服,跑到浴室去,做了个简单的洗刷后,匆匆喝了几口牛奶,就背着登山包跑向渔港。路上遇到一些邻居,看到我背着一个大包,都以为我去旅行。我也来不及跟他们打招呼,直奔渔港。
  路上遇到晨跑的海沁澜,也只是跟她打了声招呼就擦肩而过,留下她站在风中凌乱。
  当我跑到渔港时,隔着几百米就看到阿古叔站在渔船边抽着烟,他身边没有其他人,我估计赖萧夏早就坐在船舱里等着我。
  他身边还站着一个比他高了将近半个头的干瘦男人,看那身形,我就猜到也是蟹伯的船工,名叫乌先,是个闷葫芦。
  阿古指着手腕上的手表对我说:“你小子,睡过头了吧,还舍不得暖被窝吧,也不看看现在都到什么点了。”
  乌先面无表情地看着我,也不知道是怒还是喜。
  我急忙道歉:“阿古叔,不好意思,真是睡过头了。”
  阿古:“废话别多说了,咱们起航吧。”
  三个人解开绑在系船柱上的缆绳,先后登上渔船。一声汽笛响后,渔船庞大的躯体排开海水,缓缓地驶离港口。此时,渔港是车水马龙,归航和出海的渔船在狭窄的海面上互相交汇,从天上俯视这千帆竞发的场面甚是壮观,就如千百条竞相逐浪的大鱼。
  赖萧夏不知在什么时候从船舱里冒出来。我已经习惯了他这种出场方式,总是悄无声息,像个幽灵一样出现在我面前。
  但阿古和乌先对这个不速之客可没那么客气,见赖萧夏突然出现在渔船上,乌先立刻操起一根铁杆想朝赖萧夏身上招呼,吓得赖萧夏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  我急忙拦着乌先:“乌先哥,这是我好友,名叫夏天,是我邀请他跟咱们一起出海的。”
  乌先冷哼一声:“不请自来,还不打招呼,这小子就应该痛打一顿,让他长点记性。”
  赖萧夏摆开打架的姿势:“老黑头,来啊,谁怕谁啊。”
  乌先惊诧地看着赖萧夏,想不到这个陌生人也知道他的外号,继而撸起袖子准备跟赖萧夏干架。
  我急忙挡在他们中间:“哎呀,都是自家人,别大水冲了龙王庙。”
  阿古哈哈一乐:“夏天?这个名字简单又好记,朗朗上口。你父母还真会起名字,有意思。”
  赖萧夏也尴尬地笑着,乌先也放下了袖子,走到一边去。
  阿古盯着赖萧夏:“屙涯领,我怎么觉得你长得很像一个人呢?”
  赖萧夏迎着阿古的目光:“你看我像谁呢?”
  阿古上下打量着赖萧夏:“我看你很像咱们镇上的赖萧夏,那衰仔,我太熟悉他了。”
  我笑着问:“阿古叔,你为什么觉得他像赖萧夏?他的的相貌和身材都不像赖萧夏啊。”
  阿古:“气场和感觉。你这个朋友的气场太像濑尿虾了,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。我对濑尿虾那小子的印象可深了,那个捣蛋鬼小时候经常偷我花生吃,被我训了一顿就怀恨在心,见我在村里大厕所蹲大号时,悄悄朝粪坑里扔鞭炮,炸得粪水溅了我一屁股,好几天都还臭。这窝囊事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